星期五, 10月 02, 2015

在中國的創業日誌 - 第二回「挫折的成年禮 - 祝我生日快樂」



「在黑暗的深井裡掙扎

望著高攀不到稀瀰的光亮

把手上僅存的麵包拋上空中

肖想引誘高空盤旋的鴿子   下來給我通往光明的慰藉

讓我偷綁繩子在他腳上   帶著細繩上天空

努力著脫離泥沼    展翅翱翔」



生日禮物,在你的心中期待的是什麼印象?


一個鋼鐵人馬克仿真模型?

一台綽號小鐵的掃地機器人?

還是Tiffany寶藍綠盒裝著的心型水滴項鍊?



32歲人生送給我最大的生日禮物,是一個刻骨銘心的失敗。


有員工在你面前稱兄道弟,卻在背後想盡辦法幹掉你,股東前抹黑你。或是當著你面跟你對幹,要其他員工一起走人,讓你做不下去...


理性與感性,以前做思考能力測驗,我是個畸形的極度感性與極度理性思維人。西方思維的邏輯思維與效率,過去是我作為專業經理人的追求。但在中國,也許很多事情沒有邏輯,但能成事,就是因為人,也是我最欠缺的容忍度。堅持自我的獨斷:全都對,沒人幹活!讓員工自己做想幹的事,繞個遠路,大家開心幹!



西方思維把事情做對,中國思維掌握人心,中西思維合璧靈活運用,才能成事。



這門課,31歲的我,當掉重修。32歲,加油!



星期日, 6月 07, 2015

在中國的創業日誌 - 第一回「甘禮良,我講台灣話!」

離開上班族的日子已經一年快半,想當初跨入食品業,好像是個跌破大家眼鏡的跳躍,就如同我跳痛般的個性。從開始到東莞媽媽的店裡重整品牌,到後續的營銷升級與引入人員管理制度等,現在又一個機緣要在深圳重新開始了。

基於東莞店的成功,老媽輩的深圳朋友們都希望我們到深圳去開麵包店,於是乎這個重責大任就落到我身上來,從生產到品牌營銷要一把抓。所以從今年初到現在年中,一直處於一個忙碌的狀態,發現我幾乎快一年沒寫文章了。寫一寫,就當自言自語的呆胞吧!

台灣人在中國做生意,說起來很微妙,中國政府把你當外資,許多審核程序久、條件嚴苛、政府官員都想找你喝茶,但是口口聲聲說台灣是中國的「你們那兒裡都是講中國話的嘛!」,我「甘禮良」*。

在深圳的店,有好幾個本地人的股東,地方資源非常靠譜,靠譜到你的團隊幾乎全都是股東的人,台灣人被稀釋到十分之一以下,而我就是那唯一的分子。帶人要帶心,我只能這樣告訴自己。回想以前台灣時做的小生意、弄網站、跑單幫、辦公益社團什麼的,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為了一個純粹的目的去激盪想法、分頭共事把任務完成的成就感,現在似乎遠離了那個世界。離鄉背井到複雜的大都會,複雜到比以前藥商與白色巨塔的糾葛還要傷神。

創業夥伴!?!? 這個常見又陌生的詞彙,在我腦中又轉了數百圈的反思。以前不假思索能找到的夥伴,為什麼現在這麼難?這些成功企業的開國元老,都是從哪來的呢?

啊哈~ 我這結了蜘蛛網的腦袋終於開竅!「朋友啊!」許多成功企業,幾乎元老就是創辦人最熟悉的那群人,以及基於互相信賴的朋友所介紹的人。除了自己朋友以外的人,說實話只會在意給多少薪水,拿多少福利,要一起打拼的話,還是和周公約談一下吧!我已經脫離所熟悉的信賴朋友圈,人在中國,還是向毛澤東看齊吧!夢想掛心裡,理想握手裡。努力!


呆胞唐到底後續發展如何?且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Game On!


深圳店《BAKER TANG》裝修一隅

*「甘禮良」的含義:甘之如飴,有禮良善待人,同台灣人一樣!

--

「停車臨檢!有沒有帶駕照?」
「長官,我的駕照 (遞上台灣駕照)」
「你這是什麼東西,你沒有中國駕照嗎?」
「我這是台灣駕照,你們不是說台灣是中國的嗎?怎麼現在又自打嘴巴不承認我們的駕照?你是跟你們領導過意不去嗎?」
「好啦好啦~ 過去過去,下次不准這樣!」


以上內容純屬聽說,如有雷同不是巧合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