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7月 27, 2014

和朋友乾一杯的口袋麵包!

一瓶與朋友告別的紅酒、一碗苦悶上班最期待的牛肉麵、一塊小時放學時愛吃的餅、一種和朋友邊乾杯邊做的麵包

每一道菜都勾起人與人的聯結,勾起了回憶的味道,懷念的滋味。食物刺激了我們的感官,同時也刺激了記憶的印痕,讓我們笑、讓我們哭、讓我們回憶一段美好的時光。


來中國的小鎮也已經快一個月了,初來時的不習慣,事物的髒亂無序,悶熱無限上鋼的黏膩,都挑戰著我的意志力。想起半年多前別離了臺北、一個月前再別離了美國,熟識的朋友、認識了半年的同學,一轉眼又重新再來過。或許帶點孤寂,但路還是得往前走。

來了中國的麵包店,門市工作坊兩邊跑,想著怎麼制度化怎麼帶著事業往前進,同時也要引進新的產品進來。口袋麵包(Pita Bread),成為了我的第一堂課。這簡簡單單的口袋麵包,是中東與地中海一帶盛行的麵包種類,靠著麵包體的蒸氣將面皮鼓起成為一個袋狀,可以在中間抹夾餡料來吃。

在中國的環境適應美國的配方,工作坊裡的我不時想起美國烘焙學院AIB的以色列同學Gal,是他教我怎麼做好口袋麵包。他是個很愛臭屁但是非常有創意又體貼的同學,家裡的烘焙事業因為他們家口袋麵包做得非常好被美國公司入股,要在北美銷售。Gal有點叛逆家裡做烘焙但卻喜歡做咖啡,沒事我們就會討論咖啡,沒事約喝威士忌,還有那些上課胡鬧的歡樂時光。

因為Gal的關係,我對口袋麵包相對熟一點,在美國時也無聊會做做。然而來到中國時,不同的原物料、不同的環境,頭幾回的嘗試竟然都吃了鱉。過往信手捻來的麵包現在竟是如此遙不可及,該開口的沒開口、溫度不夠的持續不夠、不該上色褐了皮...   好家在經過美國烘焙學院的培訓,一次又一次的錯誤釐清與糾正,總算是回到美國的水準。從熟悉的麵包陪我熟悉這陌生的環境,好像一個好朋友陪在我身邊一起適應,在烤爐內看著口袋麵包發起來成功開袋的同時,好想和Gal來個Give me five! 嘴裡帶著微笑和你乾杯!




爐中鼓起的可愛模樣

高溫烤焙讓氣體快速膨脹

 口袋麵包(Pita Bread),中東地中海一帶流行的麵食

中間通常會抹上鷹嘴豆泥沾醬(Hummus),再放料進去一起吃。在中國就將就點豬肉青菜夾著,配著啤酒吃吧!乾杯!



Gal,我的好同學,日前回以色列馬上加入陸軍行列對抗Hamas侵擾。

沒有留言: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