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0月 07, 2012

跟媽媽說再見的那天


忙碌的日子,每天重複相同的事情,轉眼間,我的假期就要結束了。這幾天以來,我總是坐在櫃台顧店,偶爾進去後場問問出爐時間,好回答殷切期盼的客人。媽總是忙進忙出一刻不得閒,看著媽的背影,心裡覺得好不捨。但是媽說「做的很開心,之後順手了會越來越好。要請個年輕人來幫忙,不然身體老了受不了。」聽了鼻酸,在媽面前要堅強,沒讓眼淚掉下來。其實… 很想留下來幫忙。但是,更重要的,幫媽找到人才是解決的方法。

這幾天,設計了一些文宣,弄了簡單的音響,嘴砲了很多推廣策略,很擔心媽自己一個人弄不來。前一天晚上,特別把買來的便宜mp3帶回家,教媽怎麼使用。也跟媽說「明天的黑板標語要怎麼寫,你要想一下喔!」心裡打定,最後一天所有的事情要看著媽做一遍,我才可以安心的回家。

到了店裡,把黑板拿了出來,試吃得差不多的鳳梨酥,上頭「台湾鳳梨酥 新鮮試吃」已經得擦去。媽小心的擦掉上面鳳梨酥的字眼,但我心裡一橫,從媽手中拿過黑板,把整面擦得乾乾淨淨,跟媽說「媽,今天全部都交給你畫,試試看吧!」,「唉唷~ 你全部擦掉了我要怎麼辦?」媽緊張的說。我說「我回去以後,你都要靠自己呀!反正畫的好畫不好,也就是這麼幾天。擦掉就可以再嘗試了。試試看!」可愛的媽,擔心自己不會畫,開始忙著想要擦桌子或是拖地「我拖完地再來畫啦!」,「不行!這個我來,你畫畫!」我很堅持。

媽看我這麼堅定,總算拿起粉筆在黑板上寫字,「唉唷~ 這個要怎麼畫,我不會內~」媽說,但仍然繼續畫。每次媽問我,我都會很想跟媽說什麼,給點什麼建議,但我知道我需要忍下來,直到媽說「我完成了!」我才會幫媽補充,而且事先不可以讓媽知道我會幫忙。我想,這也是爸媽從小對我的教育方式吧!現在才瞭解,這樣做,很煎熬,但必要,這樣才能獨當一面。爸媽真的很偉大,謝謝爸媽!


媽的第一個作品,我補充完成

黑板完就是音響,看著媽對幾個按鈕怎麼接,開關怎麼開,我很習以為常的小步驟,對媽是這麼困擾。我一樣忍住不作聲,想看媽自己弄好。最後,還是沒辦法需要提示一下,媽才順利完成撥放音樂,希望媽之後會越來越順手。後來又陸陸續續跟媽嘮叨了之後擺設可以怎麼變化、價格應該怎麼訂、改善的先後順序可以怎麼做,總是放不下心,總是希望能幫媽多一些。媽抱著我「阿唐,有你來真好!」我的心裡暖暖的,也很開心。



辛苦的媽,忙進忙出的打點大小事

下午通寶巴士發車時間將至,張叔載著我去金凱悅酒店搭車。由於店裡來了媽與張叔的生意夥伴江伯伯,沒法跟招呼江伯伯的媽好好的道別。巴士來,和張叔別過手,上了車,翻開我的筆記型電腦,寫下了這幾天,好多的故事、好多的感觸、好珍貴的親情。



(本系列結束,期待下一次的旅程)

Google+ Ba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