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4月 11, 2010

談生死與告別式

4/10星期六高雄的豔陽天,心情卻不像天氣一樣陽光,參與了大舅媽的喪禮,心裡感觸良多。小時候都在大舅舅、舅媽家四處玩耍奔跑,曾經總是那麼優雅的大舅媽,就在兩年前被診斷出肺癌末期,進出醫院化療兩年多,不幸在四月初離開了我們。

在告別式上,傷心的不只是看著親人離去,難過的還有看著留下來的人,傷心的臉... 看著小慶哥哥哭喪的表情,大舅舅落寞的臉,我的心裡好難過。當換我上前祭拜,走到大舅媽照片面前,手要接到香的那瞬間,無法接受的我終於潰堤。眼淚不止的落下。一種難以言語,竟然要拿香才能溝通的特殊感受,或者是一種實際瞭解天人永隔的情感作祟,這一刻我才真實體悟到。

陸陸續續的許多親友、大舅媽的同學、朋友們前來告別。想像著自己再過些年歲,和自己輩份相近的親戚朋友,總有一天也會相繼離開人世。屆時大家也陸續有了家庭,有了後代的牽掛,感覺自己在時間洪流裡是這麼的渺小,如此的不可掌控。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活在當下。

即時付出愛,給我們愛著的人,無悔。

媽在前些日子跟我說,哪天如果他得了癌症,無法根治只剩下要延長生命的治療時,他不想接受治療。要拿出積蓄去體驗世界和《一路玩到掛》電影一樣。但如果是身為兒子的我,怎麼可能讓老媽不接受治療呢?我想到時牽扯進複雜的情感因素與羈絆,會是個非常痛苦的決定。不過如果真能完成生前遺願,離開的時候心裡也不會有那麼多不捨吧!(不過老媽會長命百歲健健康康的我幹麼去想這問題呢?)

大舅媽的告別式,來了許許多多的人,來不及見大舅媽的最後一面。讓我覺得,生前告別式,似乎會是我將來年華老去所希望的方式。告別,不一定要天人永隔了,才去表示我曾關心過、感謝過你。那時彼此面對的,一方在臨走前無法知曉,另一方只能在心裡默默哀悼,這是多麼難過的交錯啊!

若是在未來,自認為歲數差不多了,無病無痛倒是可以自己舉辦個告別式。和生前的至親好友們告別後,就雲遊四海流浪去吧!死在異鄉也無彷,反正已經和大家告別了。假使流浪了一圈平安回來了,大不了過幾年再辦一次告別式,順便和大家分享這些年生命新的體驗。年輕時候的我說的容易,希望自己年長後還能貫徹。

然而,面對死亡的時候,自己要怎麼抉擇,今天我似乎有點答案。

星期六, 4月 10, 2010

談工作、興趣與熱情所在

工作、興趣與熱情所在,往往是大家最喜歡談論的焦點,似乎所有的書籍都要大家找到自己的熱情所在,你才能為它奉獻你的一生,或是像句諺語說的"Choose a job you love, and you will never have to work a day in your life."。但是仍然有這麼多的人包括我,仍然在尋找自己的熱情所在。那是因為我們都不是靠著熱情在工作、在生活。反之,我們主要依靠的是身邊人的期盼、羈絆與我們的社會價值觀。

在升學率掛帥的台灣的教育下,學校不去教導我們尋找自己的興趣,或是也不鼓勵我們順著自己的興趣去發展。從小唸到大,都是要我們硬生生地把基礎知識學好。直到升大學填科系的時候,才第一次發現對自己一無所知,不知道自己對什麼有興趣、未來想做什麼。從這一刻起,懵懂的學生開始進入大學殿堂繼續思考這些問題,思索到了大學畢業可能也還是無解。

有非常多的學生,無論成績好壞,畢業之後不清楚自己想做什麼。出了社會似乎就像不會游泳的人被丟進水池裡掙扎慌亂。游的好的,大家稱許,自己也覺得自己適合游泳。游的不好的,就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喪失自我肯定。其實這個人一開始就不應該被丟進水池,他會是個跑馬拉松冠軍。然而工業社會下的產物就是唯理工商為重,造就了一種制式的游泳池,不知不覺篩選掉了許多豐富繽紛這世界的人物。

我們可能沒辦法改變這個游泳池的規格,但是可以慢慢嘗試。

真正讓自己具有熱情的工作,應該是多嘗試,從找到自己的興趣開始。真正有興趣的事情才會有熱情,有這份熱情作為一生的志業,這樣的工作對自己的生命才會產生意義。

然而,或許你有疑問:"我喜歡玩音樂,我對音樂有熱忱與濃厚的興趣,但是玩音樂賺不到錢,難道要我窮愁潦倒苦悶硬撐嗎?"其實這個問題可以從兩種情況來回答:其一(最好的方向),找到自己興趣給他人的價值;其二,當自己的興趣尚無法提供價值時,培養興趣。

情況一:讓自己興趣轉換成大眾的價值
如果有幸找到自己的興趣,請思考自己的興趣如何轉為能夠為別人創造價值,並且這個價值能讓他人願意用金錢與你交換。舉例來說,如果你喜歡寫程式,恭喜你,這個社會對你來說仍算是如魚得水所以別擔心!但如果你喜歡跳街舞,那教課是一種價值轉換,組舞團表演是種價值轉換,舉辦活動是種價值轉換... 可以思考如何做一個連貫性與統合性的活動將自己的興趣轉換成大眾的價值。(小銘想到你們公司送樂活,借用一下當例子囉~)

情況二:繼續培養興趣
大家都希望能用自己的興趣去賺錢,但如果自己真的未夠班不夠專業賺不到錢,抱著興趣餓死嗎?當然不!請去找個工作,養你的興趣,直到哪天你的興趣能夠為你賺錢生活。許多地下樂團都是這麼熬過來的,正職是樂團主唱,副業是科技公司工程師等等(當然副業佔掉一週工時50小時)。直到哪天樂團人脈、水準、運氣都到火侯,再一躍浮上檯面。

總結這篇文章不是鼓勵各位用自己的興趣過活,而是要找到我們願意花一輩子去努力的熱情所在。如果這只是個調劑身心的興趣,到是不需要無限上綱把他當生命的唯一。其實最糟糕的莫過於不瞭解自己的熱情所在。倘若如此不幸如我,請繼續思考這個問題,不斷挑戰自己的內心吧!

星期一, 4月 05, 2010

你相信什麼?哈佛法律系課堂後的發想

先前在讀書會討論一個哈佛法律系課堂上的議題,想瞭解做什麼事情是符合道德正義正確的事。讀書會裡,大家討論了許許多多道德與正義。我卻在討論中發現了我們普遍的思考模式,我們如何斷定一件事情的對錯,或是如何下一個自己滿意的決定。或許只是個小小的發現,但是對於想追尋自我的自己,倒是個很開心的瞭解。希望能夠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

首先發現的是,在討論的時候,大家習慣都會喜歡用邏輯或者結果論來去論述自己的觀點。藉此想表明自己的清晰思考程度,並且也是資本主義社會下的產物。然而,我們在做出這些看似邏輯思維的決定時,其實最先影響自己的還是情感層面。情感層面所代表的是自己所相信的世界,抑或者是自己的信念,可能你是基督教、佛教、伊斯蘭教抑或是你相信同志人權、相信演化論、相信共產主義一般。這些信念會先構築我們對事件的認知,對於道德或者對錯的評判的時候,我們會遵循我們所相信的世界、相信的邏輯去對事件做分析判斷,再以偽裝邏輯思維的角度去評判事件。其實在我們看似清晰思考邏輯思維的前提,已經對事物做了情感的分類。對於自己所決斷出來的答案堅定度,就和自己對自己信仰的堅定度相同。因此就算是同樣的事件讓不同的人分析,仍然會有爭執,到最後往往都成為信仰的問題。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

但是為什麼最後還是會有大家所認為的對與錯呢?這個就要從個體與群體去解釋了。簡單說一件事情的對錯有內在因素(信仰)外在因素(環境因素)。內在因素就如同前面所述,當你所相信的世界是如何,而你在做事情時依據你所信仰的世界前進,你會感到舒適,並且認為這是對的事。但是自己認為對的事,放到社會的層次的時候不一定會有一致的結果。對錯沒有絕對。當大家與你有相似的信仰並且認同你所做的事情,你在大多數人的社會中做的就是大家認可對的事。反之當大多數人無法認同你的認同,或許世人都會斥責你,認為你大惡。但這時候就是看自己對自己信仰的堅定程度,是要隨波逐流,抑或擇善固執。這裡的善,指的也是讓自己最自在的事。好似布魯諾(Bruno)所相信哥白尼(Kopernik)的天體運行說,從內在信仰告訴他這才是他該相信的事。縱使與教會(外在因素)起嚴重衝突,當眾火焚,卻也不願改變信仰。你能說他做了錯誤的決定嗎?16世紀當時或許是社會認定的錯誤,但在21世紀的現今卻是普遍的正確。

非常沒有邏輯的探討了一些信仰與決定,其實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忘了:"自己該去相信什麼。"以及,"相信的事情只要信仰堅定,不要受外在因素左右。"

老大不小了,該為自己的人生站出立場。

星期日, 4月 04, 2010

【2010荷蘭比利時之旅(末)】 Final Holland

總算是到了旅途的末路,回到Amsterdam享受最後的假期。兩個包包的旅程在最開始的兩天,或許覺得孤單寂寞,但是後來卻開始享受這種孤獨的自由與隨心所欲。一個人的旅行在這趟旅遊最後一天半的時間多了兩位共行者Nelson和Joe,他們也快完成了10天的Business trip。(實際上一起行動只有半天,其他時間他們還是在開會) 這代表著大家可以一起吃點好吃的餐廳,去Coffeshop也不怕落單無聊沒話聊~

先前在Amsterdam的時候經過Anne Frank House,實在是大排長龍的太誇張了,所以本來打算不去看。但是今天起個大早,正好又經過沒什麼人,就進去參觀。看完才知道,他大排長龍是真的有意義的!因為Anne Frank House真的是我看完後最令人感動的博物館。

走完整個博物館,心裡百感交集。能夠感受到戰爭與極權是那麼地可怕,希特勒對猶太的壓迫,猶太人卻在艱苦的環境努力求生存。Frank一家人改裝了辦公室成為密室,希望能躲在密室裡度過這段艱困期。Anne這個小女孩連跑下樓聽廣播就非常害怕,只能待在自己房間渴望自由、呼吸,期待能像一般少女一樣的生活、舞動。但Anne也能樂觀地相信這一天的到來。在家人被背叛、逮捕,數年後離開集中營,無法知道自己父親還活著的事實,失去了活著的意義。種種辛酸的故事,在這博物館裡,彷彿一幕一幕在眼前上演。走完這老房子,我的眼淚無法止抑地不斷流下。多麼動人的故事,追尋自由的心靈。

離開Anne Frank House,約莫中午時分,博物館外的人潮驚人地繞過整棟房子。但我知道這些人排隊的時間絕對是有意義的!

最後的一天半,除了吃吃喝喝,就是要帶紀念品回去給台灣的鄉親們!買了好多好多的東西,但是自己最得意的還是自己做給自己的紀念品,海尼根花瓶!這次天氣還太冷Keukenhof花園沒開什麼花,只好自己去花市逛逛,順便買個木頭花。當然因為荷蘭是Heineken的發源地,我又是這麼喜歡品嚐啤酒的人,用酒瓶來當花瓶最有我的特色啦!



後記:

打包了一堆的行李與紀念品,仍然是兩個包包完美帶回。但是帶回的不只是這些物質的禮物,留存在心裡的感動與震撼,才真的是永遠陪伴著我的紀念。未來一定還要再去歐洲走走,去感受點更不一樣的衝擊。
Posted by Picasa

【2010荷蘭比利時之旅(三)】 Rotterdam with Kinderdijk

這次旅行,一個英國朋友Jim建議我找CouchSurfing,說和當地人一起住會有意想不到的有趣行程。誠如第一篇遊記寫到的,因為決定出發到出國只有兩週的時間非常趕,當然找CouchSurfing也是出發前一週才開始找的。很幸運的Rotterdam與Amsterdam都有CouchSurfers願意接待我,尤其是Rotterdam的host真的是太酷了!真的很有趣的旅程~

我在Rotterdam的接待主人Erik,他有一台很特別的腳踏車,前面可以載小朋友的,這種腳踏車叫cabby,Erik很大方地讓我騎他的cabby四處走動。這台cabby還有自己的名字叫The Pink Whale,剛開始騎的時候還真的很難騎,方向超難控制(尤其轉彎的時候),還給人家撞爆胎了... 但是之後慢慢騎就習慣了這台特別的粉紅鯨,騎著他在Rotterdam的市區走動還真引人注目!

我的接待主人Erik是個很酷的人,平日一到五都在做他有興趣的藝術、游泳工作。但是因為需要生活的關係,每個週五、週六晚上就開計程車維持生計。我到Rotterdam的時間正好是星期五晚上,因此Erik當晚需要工作。Erik從來沒帶過CouchSurfer跟他一起去工作,但是這次他問我有沒有興趣一起去看看,我也答應了,因此我整個晚上就跟著Erik在Rotterdam市區過運將的生活。Erik非常健談,乘客上車就拿出他平日藝術工作或是游泳活動的傳單給乘客,鼓勵大家一起來參與,很有趣!他們有個活動是游海港附近的小島一圈,訴求是要求還給大家一個乾淨的海港,很有意思。

在Erik的建議下,坐著Waterbus的船前往Ablasserdam附近的Kinderdijk(小孩堤防)看風車。船票比起火車票便宜多了,而且又有可愛的小朋友跟河上的風情,真的是當地人才會知道的好方法!

這趟旅程第二大推薦的景點,就是Kinderdijk!(心目中第一名是Bruges前往Damme的小路) 在Kinderdijk可以看到荷蘭人與海爭地的智慧。荷蘭人藉由風車將海水打到堤防外,因此堤防內就有了陸地可以耕種與居住。過去的荷蘭人,一個堤防一個堤防地往外建,爭取到現在這平坦又美麗的鄉村田野。站在堤防上看著風車轉動,堤防的兩邊水平面真的明顯地有高度的差距,真的是很有趣也很感動。
Posted by Picasa

【2010荷蘭比利時之旅(二)】 Wonderful Belgium

來到Brussels的第一天晚上,抵達的時間已是晚上7:30。本來以為坐個公車就可以到法克的住處,問問公車司機能不能到Leuven University,公車司機也說可以。我就誤打誤撞地被載到Brussels法語區的Leuven University,結果完全是不同的校區... 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在晚間11:30在Leuven車站見到了法克學弟

折騰的這一晚,發現自己的語言能力好弱,除了English之外的語言都不會,沿路上遇到只會講French的學生們(電腦的法式鍵盤也非常不同)、只會講Spanish聽不懂English的帶路人(還好比手畫腳還可以懂)、以及火車上只懂Flemish的老伯伯。這時候真的覺得English是個好容易懂的語言...

在古代滑鐵盧戰場的位置,建了一座高達十層樓高的土塚,坡頂鎮壓著一隻巨獅,守護著歐洲土地的和平,法文稱為Butte du lion。為了紀念1815年6月18日在滑鐵盧戰役死去的一萬名將士們,威廉一世在1820年決定興建這坐土塚,於1826年完工。站在石獅下的平台遠眺古戰場,一種莫名的壯闊與歷史似乎就這麼衝擊了自己的心靈。

Brussels的市區,熙來攘往的遊客、經典名曲的街頭藝人爵士演奏,與古典城堡現代建築融合的恰到好處。好令人陶醉的一個城市。希望以後有機會能到這邊來工作(話說我們總部不就在這裡嗎?),但是前提是英文法文都要溜!

到了布魯日(Bruges)的時候,隨性租了台腳踏車逛逛。當地人告訴我附近的小鎮Damme很美,很多人週末都會去那看看,於是繞過市區直接前往。小鎮很美、很自然不消說。但讓我覺得最美的還是前往小鎮的路上,那約10公里伴隨著運河前進,兩排枯木直向天際,晴空萬里與田野相襯的鄉間小路。一路上我已瘋狂的亂叫亂唱,好開心啊!

雖然我畫得很恐怖,但其實我是想表達Brussels講法語的女生都好漂亮喔!每個都像洋娃娃一樣,真的一點都不誇張。每次在等車的時候,身邊都被美女圍繞,有時候還會被他們看的不好意思。想打招呼又覺得講英文整個遜掉... 唉~ 語言殘障... Excusez-moi...
Posted by Picasa

【2010荷蘭比利時之旅(一)】 Fly to I amsterdam

三月底很神奇的來去荷蘭比利時遊玩,整個旅程實在是太讚了!但是因為照片太多,放網誌應該寫好幾年都寫不完(像之前去澳洲的遊記一樣... 囧rz...),乾脆就把自己旅行中無聊畫的插圖放上來吧!照片就請看我的相簿囉~
本來三月初Nelson說到有便宜機票可以湊票去歐洲時,我只是覺得還不錯但是壓根沒想到自己會跟去。結果就在不期不待地問問同事請7天假的可能性之後,大家竟然答應讓我請假去玩沒有問題,整個大驚!所以就非常倉促地決定要出發。兩個禮拜內要加班把事情處理完還要規劃行程,不過隨性旅行才是王道啊!
最後旅行的城市有Amsterdam (3/22, 3/27-29), Rotterdam (3/26-27), Brussels/Leuven (3/23-26), Waterloo (3/24), Bruges (3/25),非常有趣的八天旅程!

3/21晚上,在曼谷機場轉機,深夜時段裡大家都板著臉安靜地坐著。夜晚還是適合睡覺的呀!前面這位老兄好有老兵的感覺,隨手畫下。

到Amsterdam的第一天晚上,9點多就想睡覺了,也不會想特別出去玩耍。這時候才知道原來時差是怎麼一回事。(不過是說今天在飛機上睡到當地時間5點就起床了,應該多睡些~)

在Hostel附近市場買的蘋果,第一口咬下去鬆鬆垮垮的有夠難吃,還以為荷蘭人這麼不會種水果,事實證明那是我旅程裡吃到唯獨一顆難吃的蘋果...

坐火車來去Belgium,離開風車的國家邁向可口的啤酒天堂!YEAH~
Posted by Picasa

星期四, 4月 01, 2010

【歌詞創作】 tango

忘不了烏柔地髮絲 在指尖
那銷魂迷人的香味 隨著音樂擺動流連
數著拍一二三三二一的步伐 勾起肩
用高傲眼神別過臉 享受短暫激情狂野

忽然間 才發現 我的心 糾結
該結束 卻只願 讓時間 倒退
難抹去 記憶中 背轉身 的雨夜
想感覺 跨過界 任誘惑失控奔放 擁妳入眠

節奏響起 小步向前 牽起手 拉近我懷裡
轉一圈 環繞妳頸間 與妳對眼
只願 音樂不停歇 悸動 存留在今夜
明天過後 妳仍否會 留在身邊 不離別

鼓聲停止 愛已如潮 擁抱妳 在午夜夢迴
不見面 像風箏斷線 我 想妳的美
企圖 讓邂逅改變 思念 醉人的一切
曲終人散 我只要妳 留在身邊 不離別

焦慮瀏覽手機畫面 沒來電
漫無目的徘徊的雨天 知覺似乎停留在昨夜
那愛情欲擒故縱矜持的條列 太愚昧
去咀嚼玫瑰的滋味 任荊棘劃破刺傷臉

==
小記:

說好了要幫鹽巴寫的歌詞,從去年十月寫到現在... 托去荷蘭自助旅行的福,坐飛機跟轉機時間太久,就把歌詞給寫完了!鹽巴說這首歌要有城市情歌的感覺,就煽情點囉~

順帶一提,在比利時布魯日騎腳踏車的時候。好多好讚的旋律都隨口哼出,可惜了我沒有錄音筆在身上...

2010/5/5更新
這兩天突然文思泉湧,把第二段的副歌給寫出來了。當醒著的時間都在想同一個人,文字就是個讓我發洩的管道。

Google+ Badge